集团要闻
运20总师面对面:交付部队 仅是第一步
  • 来源:qy866千亿微信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3-14

  2016年7月,运20正式列装空军航空兵部队。5年实现首飞,8年完成交付。运20的研制历程也创造了中国制造的中国速度。自运20大型运输机进入公众视野以来就被持续关注,大家就非常想知道“胖妞儿”的表现如何?运20之后还有什么机型?总设计师唐长红现在在干什么?

  近日,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工程院院士、运20总师唐长红先后接受了央视《东方时空》、《中国航空报》的采访,一一回答了大家的关注点。

  《东方时空》两会面对面,唐长红运20研制并没有结束,还有很多工作要做。飞机交付部队,仅仅是它的第一步,它要完成很多试验,有一些我们叫“科研试验”,有一部分叫“鉴定试验”。

  问:什么叫科研试验?什么叫鉴定试验?

  唐长红:科研试验就是在研制的过程中对设计的指标、参数进行调整的一个过程。

  问:这个不是在试飞阶段就在试验吗?

  唐长红:试飞阶段依然在进行,试飞的前期叫科研试飞,科研试飞包括有一些参数调整等等,后期叫鉴定试飞,鉴定试飞要满足当时提出的一些需求、要求。因为飞机试用过程中,还是比较复杂的,要能够灵活运用,那还要经过一个过程。

  问:那这跟您设计师还有关系吗?

  唐长红:有啊,要不断地对部队所提出的一些需求进行一些更改、完善,从用户的角度上真正要对它满意,它要经过一定试用才行。这个飞机从交付部队以后完成了很多实用的试验,像运载、空投、空降。确切地说,这么几年来,不光飞机的表现、试验的成果,确实从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我军的士气。

  问:咱们能做到批量生产了吗?

  唐长红:批量生产了。

微信图片_20190314091527

  唐长红接受央视《东方时空》采访

  我们永远都在跳起来,去够那个苹果

运20

运20

  2007年6月,运20大型运输机项目正式立项,作为国家的大飞机工程,运20的研制虽然是起步晚,但是起点高。在设计之初,就提出了“30年不落后,50年可用”的要求。

  科学技术发展是日新月异的,怎样确保运20技术的先进性?唐长红这样说:

  我们永远都在跳起来,去够那个苹果,我们不能坐在地上去捡苹果,更不能站起来伸手就够得着那个苹果。由于毕竟你做出来的飞机,可能几十年以后才要使用的。今天看到的技术,可能明天就是落后的。今天你很容易拿到的一些技术,明天可能就是遗憾。

  问:不存在的一些技术和材料,你必须得想到,设计在飞机里,然后未来的过程中,确保它能用上,你们怎么能做到这个?

  唐长红:所以对于研制人员来说,他所具有的知识,他对现状的了解、对发展前景的了解是非常重要的。不是我今天能干什么,而是我所在干的这些东西,能够进步到什么程度,能够落后到什么程度。对于飞机设计这样的工作来说,首先是研究,然后是设计。设计仅仅是研究的一个过程。

  问:一定要有预见性,很可能你现在的技术达到的,等你用的时候就大大落伍了。

  唐长红:科研没有多少捷径可走,没有谁愿意把它更先进的东西拿给你来做军用,所以对军用来说、对于运输机来说,一个很重要的是自主的要求。没有哪一个对抗的国家,愿意把它的先进武器给你,让你跟它来作对。

  问:目前我们国家工业材料方面是一个短板,但是飞机恰恰是对材料的要求特别高。

  唐长红:这架飞机的设计过程中,拉动了我们国家在航空材料的很大进步。确切来说,到目前为止,这个飞机所用的所有的大型材料,我们都自己可以生产。伴随着这个飞机的研制,我们专门有一支材料的研制队伍。一架飞机,它不仅仅是一个型号,或者是一型飞机,更重要的是,它带动了相关的行业,相关的一些技术的进步。

  问:国家把这个任务下达给你们,你们在设计研发的过程中,其实也把这些任务,等于分解了,又给了这些相关的研究部门,比如材料。他们的研发速度必须得跟上你们。否则的话,光有想象它做不出来。

  唐长红:是,从我个人角度上来说,我觉得也非常幸运。幸运在这么一个时代,幸运有这么一个群体。像这个飞机从一开始规划,六个大的领域、400多项关键的技术,都陆续攻破。

微信图片_20190314091614

  唐长红接受《中国航空报》采访

  运20的研制使一大批年轻人成长起来

微信图片_20190314091619

  唐长红说自己经历了和老一辈总师们共同作战的过程,经历了和同年等岁的总师们一块儿奋斗的过程,也经历了和年轻总师们努力的过程。

  年轻人要大胆地用!我看这些年轻人都比我们年轻的时候能干,都比我们年轻的时候学得更多,都比我们年轻的时候具备的条件更好。

  对于年轻人,关键要把他搁到岗位上,给他施肥浇水,不能老等着一个苗子在那个地方长高了长好了再移到另一个地方去。对年轻人来讲,用就是培养!

  唐长红认为人才成长的过程是从认知、到认识再到自信的过程,在这个过程中要为其建构认知的阶段、要构造认识的过程,而且要给他一种能够增强自信的环境。

  我们不能等待需求,而要创造需求

微信图片_20190314091623

  如果没有天上的飞鸟,你不会想起做一个风筝。如果没有风筝,你不会想起来做飞机。做风筝绝对不是军人想的,做飞机也不是军人想的,但是军人是最早应用的。

  技术推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但推动着装备的进步,而且推动着装备的创生,生成新的装备。有一些需求是创造出来的,不是市场需不需要,是你能不能让市场需要。

  我们应该有一些描绘航空前景的群体在。

  问:困扰在哪里?

  唐长红:思想。

  我好像也在这个禁锢之中,我觉得我们应该目标更大,应该胸怀更大。太空、航天有很多想象;远海、深海,国家有很多部署;航空,我们应该有更大的前景。

  航空是一种品质

微信图片_20190314091643

  去年,唐长红就在全国两会上建议改进和提升航空安全。他在今年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,在认知安全、管理安全、技术安全和质量安全中,质量安全是底线,我们要把航空安全提升到认知的高度上。

  如果说航天在科学探索上更敏感,航空在品质追求上应该更高尚。航空产品本身就是一种品质制造的代表,它应该更安全、更可靠、更先进。

  唐长红希望发挥发适航体系的作用,构造一个被公众认识、被权力部门认可、被技术员尊崇的法规,从而塑造航空品质。

  目前各级都注重建立标准,而没有建立国家体系,这是一个很大的痛点。

  有很多东西是我们失败不起的。

  我们一定要把通天的楼梯搭起来,虽然我们没上到云层上,但是我们一定知道我们有这样的楼梯能上到云层上。